Thursday, 10 July 2014

文字文


是這樣的,前些天我為了自己的創作做了些新嘗試,得到的結果有點意外。此等興奮令我想努力更新一下這個blog,又想不到寫甚麼。事實我才剛下班並且十分疲累 (0530起的床!!!)

因此用一篇舊文濫竽充數一下。有興趣的請繼續看,可能對你有一些啟發。 至少我是這樣希望的,不止是充數。


這是2013年暑假小弟的一個攝影 project ,是關於記錄重建前的觀塘,細節之後可能會講。
而下文則是攝影過程的文字記錄。我自己很喜歡看自己的文字呵呵



Day one 
於仁安里的拍攝並不順利
剛設定好器材沒有半小時,腳架旁的賣衫啊伯開始發牢騷。
不久便大聲喝叱我搬開腳架,為了不影響拍攝我開始嘗試與他交談。但啊伯火氣十足 一開口便鬧了我句卜街。我忍住火氣,試圖向他解釋,他打斷我道:「你做功課是你的事,你即刻拎開佢!」 在他鬧了我幾聲粗口和死蠢後我只好改變拍攝位置,最搬去垃圾檔旁。角度雖然不如前者,可唯有這樣。當下我很佩服自己,竟然按得下火氣,心中縱有緒多理論和惡語回應也吞了下去。



Every good story has two sides, 世界有壞人亦自然有好人。



在我改變拍攝點不久,有一位清潔工推著手推車要「埋站」。正當我慨嘆禍不單行時,一位檔主走出來幫我移開板櫈,讓推車通過。隨後檔主與我展開了對話,叫我不要曬著,與他交談很舒服,感覺很文雅,與那惡狠狠的啊伯簡直是兩個層次。

在拍攝了兩時小後,曝露在太陽下出現缺水徵兆,無奈要留下相機跑向最近的便利店買水,一路祈求那可惡的啊伯不要移動我的器材。
回到仁安里,一切安好,好心檔主見到我汗流浹背,問我要不要水,我聽畢覺得很不可思議,香港竟然有咁好的人!

在拍攝的過程我更在好人檔主的店中買了三對襪子,一作留念二來也算是叫作報答其好心。付錢期間好心檔主更說如果是為了拍攝你可以不用買直接在我這裡取便是。

拍攝後期,我與好人檔主展開了更多的對話。我知道他的兒子以前也在OOO畢業,又知道他家住OOO,都是街坊。 他又說了很多人生道理,又勉勵我未來是靠我們新生代﹑叫我要有抱負。期間又有隔離檔的檔主們相繼地與我們搭訕,從對話中我知到好人檔主叫四哥,多年前買下了仁信里,因為常常幫人,在仁信里聲望頗高。四哥同他們說「幫人不須要有回報,重建方面我們盡了力便是…

總結今天的拍攝,雖然有一點阻滯,但更多的是仁信里街坊的支持。從與他們的對話中我學了許多,不只是關於觀塘的事,還有一些社會﹑以及待人處事。四哥說:「歡迎你得閒來坐下,有咩唔明可以搵我傾下…」我感到很溫馨。仁信里就像沙漠中的綠洲,它有著與外面不同的生態,感覺很不「香港」。


我很滿意是次的拍攝,縱然未看到製成品,但因為我與我作品所代表的社區有了聯繫,我是真正了解自己作品的主題,感覺很community art! 這是我一直想做的。同時,被賣衫啊伯臭罵的經歷更令我成長,同好人檔主的談話令我獲益良多!







嗯大概是這樣,這是我一年前所認識的觀塘,也是香港最後一丁點可愛的地方我覺得。現在仁信里和裕民方都拆得七次八九,小販們也搬了。新建成的觀月華峰?我是怎樣也看不順眼…
可惜的話不多說了,相信大家也感受到,有共鳴否就看個人了!

不好意思太多字了,哈哈。但現在世界不是太多聲畫了嗎?多一點字不礙事的。多謝。




暑假無聊可以睇埋






Day two 的指攝也不順利 當我設好腳架並拍攝了一個小時後,街市的管理署來了人,叫我搬開攝影器材。與他們交涉不果,只好把東西搬開,並待他們離去後重新拍攝。街市的檔主告訴我,管理處一天會巡察兩次,一早一晚,便不會再來了,他們也只是例行公事,招我放心拍攝。如是者,拍攝於後來順利。

Day three. 凌晨一點與好友出門拍攝,目的為登上平時禁止進入的天台。為了不驚動大廈中的看門犬,我們步步為營,如是者大氣也不敢喘地背著器材行上了天台。竟發現天台大門深鎖。於是心灰意冷地行了下去,不料不遇上保安員,真是嚇壞了我與友人。竟知保安員沒有喝止我們,反著我們去另一幢開放的大廈,說是景色開揚。謝過保安員後我們馬上奔去該大廈。天台很髒也很黑,我也顧不了那麼多翻出了圍欄並設好腳架開始拍攝。

Day three.
早在day two指攝完結後我便發現了這個據點。我很隨機地跑上這幢大廈發現保安巡樓便混了上去。行上天台,發現門是關著的,因為怕誤鳴警鐘便不敢推門而出。恰巧門旁有一扇氣窗,前思後想使大膽翻了出去。一走出天台,果然別有洞天,當下我已在思考在此拍攝的可能性。草草影了幾張相便離開了,恰巧碰上健談的住戶,他告訴我天台的大門並無安裝警鐘,建議我同保安啊姐就聲就可以了。樓下的保安啊姐很好人,壓著嗓子著我快快拍完就走,這是私人地方不宜張揚。

Day four
Day four 我來到了上次試位找到的仁安里空地。貪其無人,方便,涼爽。然而當我開機set位的時候才發現身處的位置為一條頗窄的過道。為了不被途人踢到腳架我打醒十二分精神留意行近的人。我十分討厭年輕的途人,他們愛看著手機,行得風快;我也不喜歡中年路人,他們多喜歡冒險,總是把位預得很盡,好幾次都差點碰到我的腳架;我不用擔心老年人,他們行得很慢很穩,總是抱著好奇的眼光望住我。
坐在仁安里幾小時,有不少好奇的過客招我說話。有店鋪啊叔,地盤工人,中年路人和一班做緊專題研習的大專生。他們都屬於這個社區,活生生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