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7 September 2014

深夜家書

關於香港我確實有話想說,可就像對自己的家一樣,我永遠不能用一段完整的文字來表達自己對這個地方的感覺。




沒有自由的第一步,沒有了音樂。

香港人總說粵語樂壇已死,可是香港人有冇有想過自己是如何地支持本地音樂? 非法下載且不說 因為我也不常買碟  ,想想天堂鳥﹑ Faith﹑ 還有不記得了  是怎樣的被恥笑,當大家都慨嘆這些年青人「咁就一世」的時候,我們有無絲毫想過自己正在摧毀又一個萌芽中的音樂文化? 除了把Beyon擺上神台我們還做過甚麼?

常說音樂可以改變世界,是真的! 有看過國外的band show嗎? 幾萬人的演唱會,沒有坐席,你抱我抱你地yo足幾個小時。不是宣揚愛與和平嗎? 多麼強的動員能力。

有時我會想若果beyond在 對,我也擺了beyond上神台 ,689第一個的政治目標該會是立即瓦解這個邪惡的組織。



死因:不明

人大落閘,是對香港粗暴的踐踏,它不僅宣告了港人二十年來的爭取失敗,更大咧咧地告訴大家它不需再像政改般煞費苦心去設計一套文明的遊戲規則去愚弄大家,而是可以明目張膽的告訴你:「我玩晒,有得食就食住先」外加一句:「食就食唔食唔好食」。
香港人的回應是甚麼? 抱歉,未聽到。罷課? 佔中? 革命? 目前為止好像還沒有一件令人震奮的消息。



我們都是中國人

苦命的中國人,二千多年來都未經歷過民主制度。香港作為中國唯一一個實現民主真普選的希望也即將幻滅。今天香港沒有,明天中國必也沒有。中國,被神咀咒的一個國家。



子華:跟住去邊度?

有朋友籌備抗爭運動備受壓力,我安慰她說:怕甚麼。概然大家都不在意,大家都對這樣的香港無動於衷,那就表示大家對現在的香港感覺很不錯啊? 那為什麼非得要有一班人去飛鵝撲火,為著大家爭取一些大家都不在意的事?要知道所謂的民主自由並不是人人想有,至少五毛不會
大個了,不再相信世界有超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最近有很多篇status打了又刪打了又刪,掙扎點是不想將自己政治化,畢竟我是沒有勇氣壯懷激烈,其次是怕自己的言論引來各路大俠的萬箭穿心。奈何深夜無聊,所思所想,在沒有系統的編排下散敍於此,多有不足希望大家指教真心勿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