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8 December 2014

HKUR < 圖集 >

二零一四的十二月八號,大一的學期完結了,今天也沒有工作,於是便下樓探望一位同是大一、卻在自修室埋頭苦幹的老朋友。然後在這個沒有交流而沒有寂寞感的地方,我想起了我這近兩個月沒有更新的blog。

看一看錶,再看看自己對上一次的更新時間,發現才過了兩個月。

在我還在掙扎該不該放太多私人的事在這個地方的時候,不如便由其中一件影響我很深的事件中開始吧。

對,今天說的,還是雨傘革命


單單就這場運動來說,在短短兩個月又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寫這篇文的時間,旺角佔領區已經被清走,不時有群眾以「鳩嗚」這打游擊的佔領方式消耗警方;同時在金鐘,自廿八號雙學動員群眾到金鐘包圍政總,反於翌晨被警方逆襲之事後,質疑雙學之聲漸大。學民思潮成員其後宣布絕食,5位絕食者中現尚餘兩人堅持絕食,至今已超過110小時;至於被遺忘的銅鑼灣,就一直被人遺忘,甚至幾次自己去到銅鑼灣也沒有進去那鐵馬後的營地看看。



抗爭越到後期,失焦越來越嚴重,當我也開始跟著一起失焦的時候,我更著力地讓自己成為一個旁觀者。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然後,用自己的判斷力去理解對錯,感覺好像比隔著螢幕好一點。
再然後見證的,是一些人因為說了些挑釁性的粗口,便被便衣警察包圍,繼而動手制造身體接觸,然後忽然合力把他按在地下,分隔群眾,帶在封鎖線後⋯
11月25號的那晚,警方共拘捕了116人(香港經濟日報)
我所見最荒謬的一次,是一位男子因在行人路上與警員口角,繼而成為拘捕目標。












政總















自由高達



香港這天又變了












嗯 我是覺得香港大概就這樣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