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2 February 2015

Kodak TMAX400 Film - 2014歲末回顧。

  這樣的標題我自己看來也沒有這麼吸引力,畢竟 2014就像我們說過的許多話、做過的很多事一樣,過去了的就不再需要為它負責。我們著眼更好的未來,一個個新年大計,許下更多更遠的諾言,然後等待著它落空、過去、忘掉。

  大學宿舍的第一個禮拜,就從室友那弄來了一台菲林機,是一台Canon的旁軸相機。一看樂壞了,大概手掌的大小,小巧而精緻,是我攝影路上的第一台菲林機。我還記得當時發現電子按鈕被一個個機械裝置取代的那種興奮和好奇,並一邊概嘆前人工業技藝的精湛和巧思。

  一筒菲林36格,我拍了一個季度的時間,2014的所有事都像是壓縮在這個時間,而我對2014的印象也僅此如此。


Canon QL17 III by Matt Bell @Flickr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Canon QL17 III 配上的是一支 40mm f/1.4 定焦大光圈鏡頭,是一台Rangefinder Camera。
在單反 (Single Lens Reflex Camera)技術成熟之前是當時主流的相機種類,現在說Rangefinder,大家的印象該會是那又貴又帥的Leica吧。


Kodak T-MAX400 B&W Negative Film
  很巧,學校擺賣中有一檔是賣菲林相機的,怕是看準了大學生都愛裝文青的特性,於是很隨意地選擇了這款菲林。原因有三,一來是黑白,感覺很糟的照片只要是黑白也沒差。二來是ISO400,新手來說低光拍攝有較大的彈性。三來就是高ISO的顆粒,應該會很有Feel。

  為了打這篇blog,自己特意地請教了下室友和Google,了解一下這款菲林的特性。

  T-MAX是負片,除此之外還有正片及一次成象底片(應該是即影即有)。負片的特性是寬容度較高,即例如明暗反差太大在沖曬時還能作進一步調整,容許多一點點點點的失誤。另外就是相對容易沖曬,價格自然亦較便宜。
  T-MAX用的是C-41沖印處理。根據室友的解釋,C-41是最常見的彩色負片藥水。其他黑白負片主要是用D76藥水,T-MAX則不然,於是有人謔稱這是偽黑白菲林。其實 C-41是照片沖印中最流行的程序,沖曬價格較低,變相用TMAX是玩黑白最便宜方案。
  但是,和很多用C-41藥水的彩色底片一樣,T-MAX經長時間存放可能會出現褪色或者變色的現象。

  說好了回顧,卻是越寫越Geeky,感覺整個人都毒出味來了。




人生的第一張菲林給了在宿舍的朋友。
  大學宿舍生活,對我而言是個很值得興奮的環境,離開家讓我感覺完全的自主和責任。
宿舍沒有傳說中的光怪陸離瘋狂放縱,是該失望嗎?,自覺很幸運地來到了這個地方,遇上這些傻傻的人,陪我走過風雨飄搖的2014末。


COMM新生必上的 Intro to Communication,課後指定活動:食TEA。


一直都在忙著記錄雨傘運動,大學的活動和課堂根本沒有多在參與,其實根本是自己性本摺,朋友稀少而珍貴。
他們只是在大學中遇到比較有趣的朋友之四,無錯,很有趣。



很Dram的一個女孩子,對事情充滿熱情,看見自己的影子。

貢獻了第一張snap給店裡可愛的貓貓。除了佔領區外,2014很多時候都在銅鑼灣附近瞎逛。


2014和她經歷了很多事,所幸最後大家平安。

36格菲林拍得最滿意的一張,從菲林能受到所謂的空氣感和現場感。

另外,就是她,對我很重要。



凌晨不知到幾點,被帶到新香園食宵夜,表示蛋牛治是必食。

日夜顛倒的生活自開SEM時不斷的宵夜後不再新鮮。

年少輕狂,我很喜歡。

野餐 -沒有自對測光,我甚麼都不是。

這是我在大學的家,裡面有爸媽哥姐還有hutmate,與他們一起我總能分享到那無緣無故且教人不知所措的愛。他們很可愛。



拿著菲林機,人們少了很多介心,更很感激你在他們身上花了一格的菲林。這是菲林的魅力。

要好的朋友,扮文青來說他很在行。

要好的朋友,在大學見到一面是多麼難得可貴。

在街上瞎逛遇到的樂隊,The Flame,每個星期六在時代。

2014末來給了我很多衝擊,於是學會了許多調節自己的方法,訓練自己承載多一些東西。
街頭的音樂是把自己從煩惱中拉出來憩息一下的方法,你會信,音樂改變世界。


拍這張照片時各個佔領區已經不在存在,關於雨傘運動我存有一種心結,之前也講了很多,不贅。

當以為2014已經很糟蹋的時候,2015的荒謬接踵而來,真的是年尾屌到年頭。
哎,另外一點值得提的是勿忘初衷,亦不要嘗試把那個多月的經歷以任何標誌紀念化或者節慶化,那是血和汗還有自我犧牲的經歷。這種思想很恐怖並且無處不在,必須時常警惕。


住了一個SEM的 exchange。
雖然他看不懂中文,但仍然想在這寫一點他。
他是一個奧地利人,是博士生,友善幽默。
他很願意和我聊天,大概我和他都喜歡攝影,甚至他比我更Geeky。擁有絕對的攝影知識,但不迷戀器材,拿著台我很想擁有的RX100 II。
從他身上我得到啟發和鼓勵,他帶著很真誠的眼神跟我說他是我的小粉絲,並教我相信自己,理直氣壯地跟人說:I am a Photographer from Hong Kong.
嗯,我很捨不得他。


哈哈,最後一張送給了Hutmate。咔一聲,完結了這樣的 2014。


最後,想在這裡感謝在2014遇到的許多的人,你們帶給了我意想不到的支持和關愛,幫我解決了很多麻煩,為我在陌生環境添加了一份舒適和安穩。謝謝(繼續無限對號入座
2014 是不斷修行的一年,相信未來三年亦然。2014,難忘。
菲林,後會有期。







花了很多時間打這篇文,期間電腦又當掉了,接下來的半年攝影方面要休息醞釀下。希望大家有繼續看,還有和我有攝影上的討論。謝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