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4 March 2015

2015 :人在野

  踏入2015年,給自己多了個目標,就是多去些山野間探索,也是首次為自己的攝影定下主題。關於人像及風景,自己掙扎了很久,資源和能力有限只能先試著琢磨一邊。
  我自己屬意風景,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剛接觸攝影時主要是街拍的,每次出門瞎逛的時候都不是為了拍照,而是把腦子裡那些解不開的煩惱帶出去散散步。拍攝山野也不例外。朋友說我傻,說是香港沒甚麼好景色,人家在外國隨便用手機一拍就能把你捱更抵夜的相片比下去。想想也是。
  可固執的我最後還是買了行山裝備還有換了一支上好的腳架,準備未來一年透過遠行尋找啟發。


  年初,便試著夜行了蚺蛇尖、大東山、還有獅子山。不過好像都沒有拍上甚麼好照片。


首先是三尖之首,蚺蛇尖。


那晚才十二度,山谷裡的風太大了,四個瘋子於是找了個沙坑,縮在一起。破曉時分才一鼓作氣的登頂。晚上仰看山尖感覺很邪惡,像是會吃人一般。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清晨五點 光線很微弱 ISO開到16000還是漆黑一片,這已不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全片幅的威力。

手指頭都快要凍掉了,凍得電話也不靈了,背上的腳架根本沒想要用。草草的伸出指頭拍了幾張。
那天的日出真的很美。

倒是我朋友為我拍了一張自覺很喜歡的照片,另外從蚺蛇尖下山簡直是惡夢。



然後是大東山。


被一片雲霧包圍,視野很低,經常冷不防便有一座營房出現在眼前。頭燈已經壓得很低,卻甚麼也照不穿,快到山頂時真的只能憑感覺前進。
在山頂的整個旅程很夢幻、很恐懼同時有種按捺不住的興奮
全身上下濕透了,相機器材亦然,這是照片和文字都記錄不了的經歷。

一整晚都在起霧,相機腳架都濕了,首次於這樣的天氣拍攝有點不知所措,最後堪用的只有兩張。

在一座爛頭營後遇到的另外兩個瘋子。
欠缺準備的我們終於得到了報應,因為厚霧我和朋友迷路了,最後不得不在亂石和草堆中走出來,然後理所當然的把腳給葳了。



還有昂坪

那是一段相當輕鬆的行程,一大班朋友在下午出發,很是舒心愜意。

秋天的尾巴。
怎麼交的盡是一些奇怪的朋友,呵。
他好像很喜歡跳,整個旅程他就一直這樣。
下午那懶洋洋的陽光。
對,這絕對是文藝郊遊團。
能夠跟愛人分享這景色絕對是世界上最好的事了。

說的沒錯吧?
然後我也開始這樣了。



獅子山

接下來的登山可是越來越即興,記得是當晚才決定上山的,兩個人的水糧都是到了沙田坳才買的,反正地圖地沒帶,懵懵的上山。

嘿,沒有地圖我也不知不道指南針帶來幹嘛。
獅子山的信號很好,視野很廣也不怕迷路。

還未到山頂我已經呆了,好美。

那天霧霾很陰重,我已經盡量救了。

不忘自拍一張。


最後,最近又上了獅子山一次。

其實,今晚我想說的是這個(汗)
那晚我一個人上去,說實在話怕得要命。自己夜行這個念頭很久就有了,卻一直沒敢嘗試。但原來只要有踏出房間的一步,一切都會順其自然的發生,這就是所謂的千里之行始終足下。最近很喜歡跟自己過不去,好像這樣能還自己感覺還活著似的,也是Out of your comfort zone去尋找新的可能性的一種自我成長。


從浸大出發,由於已經是凌晨,懶得去查有甚麼夜車到山腳,反正路程不遠於是便走路去。
但沒有行人路只好走車路,晚上空蕩蕩的真有一種大地任我行的感覺啊。

在山腳遇到一個奇怪的啊嬸,她眼睛發亮的說著她的孫子讓我感到好不安。
一路上的不遠處有幾隻狗不斷的吠,整個晚上我把行山棍抓得死死的。

直到看到這個,覺得甚麼都值了。
途中我已經預料到了,就是那晚很大霧我會甚麼都拍不到,但是已經出來了沒理由要回頭吧?
川流不息的窩打老道。天氣好的時候可以看到整個西九龍,遠至昂船舟大橋。

曾經的志願二:城大的創意媒體大樓

Use Wifi to pretent that you have a friend.

已經分不清是霧還是霾。

小心崖邊位置,大大粒花崗岩看似穩固,但表面很多碎石,腳一一滑我小心臟都跳了出來。






沒錯香港很小,也沒有國外的山河壯麗。可能是隔離飯香,文青總喜歡出走,可是自己所生所長的全走過了嗎?一個交流生跟我說:「你要用旅者的眼睛看自己身處的城市」。然後我得著了很多樂趣。




對不起又犯嘮病了,本來標題定了是獅子山最後卻成了這幾個月來的回顧。不經不覺,2015的四分之一快要走完,年初的願望大家有在實現嗎?接下來要選主修了,自己又要為攝影的開銷找工作,相信會越來越忙,現在藝文青好像也越寫越懶。希望接下來能有新靈感新鮮事分享吧!也祝大家安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