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May 2015

四年一宿。四年一夢。




四年一宿。四年一夢
在沒有太大的指望下我考入了大學,然後在男女比例嚴重失衡的情況下順理成章地於首學年入住那本已少得可憐的宿舍。然後,那個本該步入社會,計劃生活(對,在香港只有生活。)的年青人忽而多了四年發夢的時間。那是一個讓人措手不及而且精彩絕倫的夢,而在很大程度上,這是宿舍這個地方催化的。
可以說我幸運,與此同時我慚愧。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這一年,寫的回顧實在太多(Kodak TMAX400 Film - 2014歲末回顧。// 2014 |記)
,但怎也回顧不完。公開試、等放榜、大學、佔中、宿舍生活,每一個都是衝擊、密集而緊緊相扣。可能是從前太安逸了(或者學制太死板了),才會煞有介事地記敍改變。



#Room 501

這一年,我有三個Roommate,他們像分次地出現,讓我有了三種不同的宿舍體驗。
其中一個是同科同級,大我一歲卻沒有大我一歲的智慧,一頭天生的卷髮使他作為新生便有不錯的關注度,這讓性本摺毒的他不勝其煩。要提起他,我第一個畫面便是他笑得賤兮兮的樣子,那是在說有味笑話的時候。他穿衣講究,然後我出門前總會問他,但我採用他意見的時候多數是關於襪子的問題而非上身。然後他是一個很細心和溫柔的男孩,程度有點讓我訝異,甚至讓我一度懷疑他的性取向。
基於他那頭卷髮和神經氣質我是應該不會和他交朋友的,可我很感激501讓我不得不認識了他,而後一直叨他的光,受他的照顧。
和他一起的印象,大概是徹夜談心,為失戀的事抱頭痛哭,又幾次凌晨走在大街上找酒吧,喝一些完全不懂叫的酒,然後讓我發現自己虛渡了中學六年,那是一種很隨意而且基味甚濃的狀態。那段時間我的精神很差,幸虧他的陪伴,沒有太多有用的意見,但總要有他在我才能安心。 謝謝。


另外一個嘛,反正他不常在,基本在宿舍外我沒有和他有其他的活動,最後還走了,但我對他的印象不弱,甚至讓我掛念。那是源於一句很老土的金句:「阿寶又要出動了。」
很乾淨利落的一個男孩,但房間就不怎麼乾淨利落,起床的習慣也是
注意他是下鋪,每早指定的鈴聲會在指定很早的時間響起,那是一首觸執毛的"Good Night",時長5''21,有時候還會循環或者隔十分鐘再來一次。先不說當時的我不太認識indi和喜不喜歡,就連隔床那個會聽indi的也似乎不為此而感到雀躍
由於下床就等於全醒了,我只好死命地敲床板希望把他從睡魔中拯救出來。就是這樣,最初的501在阿寶的帶領下是充滿朝氣的。
然而讓我真正認識他的,是在我面臨痛苦的時候的對話。他的宗教素養和哲學知識讓我折服,有時我會忙於欣賞讚嘆他提出來的想法而忘記了自己是為了尋求出口而向他請教。在冷靜的禱告和他真誠的目光中,我的確在紊亂的思想出得到一個似乎能夠仗賴路徑:「常存盼望,盡心而為。」,這是他讓我學懂的。好幾晚的失眠,也是在和他討論後的盼望中入睡的。
過了一個學期,他搬了,我也以為自己忘了他,就在學年尾的一個School Concert中,觸執毛來到我們當中,當鼓聲響起,一句"Time to Say Good Night",我和卷髮應聲而起,瘋狂地蹦跳起來,其他人不明白,但因為這首歌,我跳起了心中最高的高度生命影響生命,無論時間多短,謝謝。


最後一個,老鬼,油得很。他的成熟和閱歷順理成章地Carry了我(然後我發現自己其實是弱得不斷地被Carry)。平頭,眼睛和人一樣精靈得,張得老大。很務實的一個人,對我的東西充滿好奇,我也對他充滿好奇,童真和成熟的混合物,在喝醉後會有第二人格。
他時常覺得自己很帥,由於他很帥,他把他以前的一些mask送給不太帥的我,希望我帥一點,我也老實不客氣地全部消化掉。他也覺得自己身材很好,就是有一點羨慕我的身高,於是帶著身材不太好的我去做健身無論多晚多累,還真的像教練一般,讓我憶起中學跑隊的美好日子。
其實,這都是他很照顧我的表現,我也當他大哥一樣,找他的時候通常是有麻煩的時候。很記得他剛來的一個晚上便把我灌醉,然後半小時後爛醉的他抱著我說他給不了我甚麼,但會一直陪著我走過心裡面的坎。相識不久便許下這般的諾言,真的爛醉了,然我無言感激。男孩也八掛也談心,我和這個人無話不談,沒完沒了的開大家玩笑。他搬來了以後,房間便好像熱鬧了起來,也擠了起來(三個人一起的亂),我很感恩遇到了他,不然宿舍生活對我無疑是更多的遺憾。
最後的說話,離別時沒好好跟他說,用了他一肩膀的鼻涕代表替了:「畢業了,你我真的沒甚麼機會見面,但我會好好記得你,很希望你幸福,我也很希望一天能分享你的幸福。加油吧,我會為你的成功而高興的。我會記得你說你能勝任做我伴郎的,謝謝。另外雞煲要找數!」





#伍凜凜

記得學期初的夜敍老鬼們便說過好好珍惜宿舍生活,不要讓自己後悔,最後我讓是不爭氣地讓自己後悔了。一直都在忙自己的事,基本上後期的聚會都很少在參與,很想跟大家玩瘋一點,無奈不勝酒力,也沒有好好地跟大家融合,看見離別的眼淚,我多數是旁觀者。然而,5樓是一個滿有愛的一層,大家都對我這個摺毒JJ很照顧,也很看重。尤其是老鬼們,宿舍長很好,很努力的維繫全層的緊密關係,讓自摺的我時常感到溫暖,一群人的時間總不會讓我落單。
說是說自摺,其實回憶還蠻多的,不是伍凜凜還真不知到這麼多好吃處,也真不知道自己這麼能吃,讓從前不好甜品的我現在會心癢癢地想吃糖水。說好的新香園呢?酒Game玩了不少,我那點酒量殺敵是不行了,自少能讓自己少喝幾杯吧?對了,在老鬼們的幫助下,FiFa 長進了不少,但長期玩的是13的版本讓我一直在15版本被中同欺負。


答應了為全層拍層照,結果讓是未兌現,離別的晚上,我拍下了這輯,當是大家的回憶吧。





父皇


很煩人同時很caring的一個returning。如果fifa夠你打應該會熟點。



「你是一個很好的floormate」-謝謝。


到走你都要讓我都唔知講乜好,你話過下年要我上黎探你唔準走數。

永遠都很可愛的爺爺。






喊到唔識笑。多謝你,唔知講乜。希望你忙少D。

楊堂之波

多謝呢兩個人成日R我出黎。
毒撚有人搵。























































後記

很感激很感激很感激很感激很感激很感激很感激很感激很感激大家的照顧,很多感覺寫不出,文字好像永遠是一個不完全的載體。未能盡錄,也是人的感情有趣的地方。那晚你們一直在哭,以攝影師的身分自居讓我有很冷靜的錯覺,但其實只有在觀景窗後才能遮掩我的狠狽,才能讓我在模糊的視線下看得你們更真。"That night was the best shooting experience ever",黑白失焦亂閃高噪點,這種感覺我很自在,就像模糊的記憶,我很喜歡。
四年一夢,這是個讓人措手不及的夢,就像攝影師未來得拿出相機,一切便完了。對,這種體驗以後也不會再有,我有遺憾,然而缺陷也有一種模仿不來的美。 謝謝謝謝謝謝。

2 comments:

  1. 好青春啊,時間流逝後,那些都是最好的回憶。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好啊,Aura。謝謝你,不是你的留言,我或許忘了這篇文章,和其中的感情。我自己重讀著,好像是看別人的文章一樣,很享受。
      文章寫完剛好一年,又是宿生搬走的季節,這一年我沒住在宿舍,大二所遇到的人事,又是不一般的體驗,有機會再談談。

      一海之隔的文字,希望你喜歡。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