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9 December 2015

The Letters|別來無恙|12月

大概知道自己沒太多機會,所以第一份作品,很想拍好。

每一個做創作的人,相信心底都會有一些說話想向這個世界表達,也許這個世界並不屬於你,但你仍要用自己的方法說出來不可。時如細絲般的喃喃細語、時如洪鐘般的朗朗而談,當中的內容不必要是震撼人心的大風景,更不需要甚麼警世箴言,小故事,讓自己的心聽見就好。


The Letters,大概就是屬於我們六個人,你一句、我一句拼出來的小故事,我們都能在自己的生命中找到林子臻、陳初瑤、當然還有俞卓琳。在構思劇本時,隨著越來越多個人經歷的投入,我們甚至找到了自己的角色,咖啡師、文青、一手好字、我笑說,乾脆讓我來做男一好了。(結果,我當了士多老闆的兒子。)


兩星期的構思、連續數晚的在談劇情、再到開拍,只有個多星期的時間便是死線、有些人犧牲考試溫習的時間,硬生拼湊了六天的拍攝,再到最後兩晚不分日夜的剪接,幾乎是Present前一刻才作最後預檢。


師兄姐打趣說,2字頭既cource竟chur得像hornpro。


對啊,這是我,或者說我們都預想不到的。或許是劇本伏了我們,但我更相信的是,我們都很想很想很想把自己的故事說好,而且大家都享受整個創作過程,在損人和被損中找到了滿足,在參觀別人家中找到新的世界。導師說,我們很幸運,對啊,我們連剪片都可以一起做呢!可能傻小子感情泛濫,拍個Final,好似去左個Ocamp。


有很多人想多謝,首先當然是兩位演員,演技讓人很放心,聲演嘛-哈哈。他們都不是電影學院的學生,各自都有考試還有紙要交,可在無限的NG中,找不到他們一絲的怨言。好幾次,自覺NG得過分,慚愧的感覺是寧願他們能表達幾句不滿。Crewmate 就不多說喇,好欣賞各位既堅持,讓我訝異,感謝各位對呢個虧佬既照顧(頂,又要被照顧。)作為回報,這幾天我帶了很多笑話給大家,希望各位好好保藏。


有很多很多未盡完善的地方,朋友說,你要聽Comment嗎?我拒絕了。不是自我感覺良好,而是想對我的crewmate公平一點。

這套戲原來的劇本,比現在的要長遠了,所以,有機會希望能把它拍下來,當是為了向各自生命中的陳初瑤和俞卓琳說聲,謝謝。
拍完這套戲後,我更肯定自己是喜歡電影的,至起碼,我還未學夠玩夠。沒有選上電影系是遺憾,但我不打算放棄這條路,用甚麼方法來說我的故事,應該由我來決定!


好喇,千字文。完,好似係。

年尾,三卷菲林合輯,無關攝影,做個小回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