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4 March 2016

誰的青春不迷茫|不再期待 便有了期待。




二月是讓人胡思亂想的時間吧?

逐漸回升的氣溫讓你穿得清涼起來,潮濕的天氣提醒了你出門帶傘。
這些改變無非都提醒了你,又過了一個季度。

一個學年也走了大半,你不禁焦慮起來:「對啊,又是一個無所作為的半年。」
數數手指,其實也不用數手指,你很清楚知道多快要畢業了。
而大學也沒有如想像般授予你在市場生存的本領,你自己也沒有如入學時的志氣高昂,認真實踐許下的諾。

有人說大學是發夢的地方,不錯,可這是一場終究要醒的夢。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瘋狂找兼職、實習、交流,無非都是想讓自己安心一點。
可在忙碌過後,虛弱的感覺並沒有消失,隨之而來的,反而是更深的恐懼。
而這些恐懼,無非都是來自這幾個原因,發現自己學不了多少、發現自己不那麼喜歡、發現自己很弱很差、甚至到最後,質疑起自己選科的決定。

在這,我想岔開一下。

車窗外,我看見一個穿校服的女孩在追巴士,臉上帶著焦急的神色。
「快要遲到了吧?」我想。
大家的中學生活都不盡相同,有一點卻是與這個女孩相似的,那就是「趕時間」。

越到高年級,越趕時間。趕著去補習,趕著由名師A轉去名師B的堂上補習,趕著在轉堂的時間做數,學習用「三小時有效睡眠法」代替應有的休息時間。
在那一些時刻,我們的人生的確地正在倒數,而文憑試便代表「終了」。

趕。

上了岸的人(姑且當入到大學叫上岸科科)會跟水深火熱中的師弟妹說,公開試不代表一切,大學之外,還有很多可能性。
這話一點也不虛偽,因為你知道,入到八大其實有三大,入到三大其實也要讀到自己適合的學科,縱使這樣也不會擔保你成功(WTF叫成功?)。

可笑是,今天充滿焦慮的你,在跟師弟妹說這句話的時候不就早承認了學位沒有用的這個事實嗎?
何解入學時的你會志氣高昂?又何解今天你才意識到現實的涼薄?

事實是,我們這一代人,這個時間,無論在學與否,都是在探索(話明探索,當然會迷失)。
在這最壞的時代,我們甚至比當年的上一代更看不到未來,更絕望。
這是應有的感受,#誰的青春不迷茫?但你應當不斷掙扎,而且富耐性。

為了不被掩沒同化,你要掙扎,面對體制的不公,你更要掙扎。

一位很討我喜歡的前央視記者,柴靜,在她年輕時曾經問過一位很有智慧、來自德國的義教者盧安克這麼一句說話:「我怎麼老沒辦法改變我的弱點?」
在田邊的盧安克安靜地答道:「如果那麼容易的話,還要這麼漫長的人生幹什麼呢?」

對啊,其實很多東西都一樣,「明明就,唔急。」

那句想讓師弟妹寬心又帶點事實本真的「公開試不代表一切,大學之外,還有很多可能性。」現在應當改一改,這樣每個人都適用:「當下不代表永遠,人生有很多可能性。」。(媽的,引號之後究竟要不要用句號?)

最後最後,想告訴那個不喜歡守規則的你、愛標奇立異、以小搏大、不甘做人雙手為人差遣、渴望成為一個有自主意識的腦袋的你,在你能證明自己的想法是有價值前,這樣的你只能先當當乞丐。




打臉廢文一篇,送在創作路上的我們,送給入到三大卻因為呢科搵唔到錢而感到焦急的你,送給入唔到八大由中學到依家都對自己冇信心的你,送給Grad左一排望唔到前路的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