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January 2017

用銀鹽刻下的二零一六|歲末回顧

嗨,新年快樂。
毫不意外,2016的歲末跟每個歲末一樣,總堆積了一些來不及做的,
或者計劃了又放棄的事。
歲末回顧作為佇列文章中的首位,16年還剩兩天,即管試著完成它
(最終還是沒來得及)。

這一年做了幾個很了不起的決定,把照片回放一次,覺得沒有枉過。

07280035
Kodak Gold 400 // QL17III


07320005
Kodak Gold 400 // QL17III

07320007
Kodak Gold 400 // QL17III

07320037
Kodak Gold 400 // QL17III

從日本回來便決定辭職,
我誠惶誠恐。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Superia_Feb_001
Superia X-Tra400 // Leica CL

辭職原因,就是想專心創作上的事。

在日本同行的藝術老師是個很可愛的老人家,經常一張生氣的臉,
皺著眉頭好像覺得這個世界有毛病似的(事實也是),
你會經常見到他為粗製濫造的設計抱頭抓狂。
他常懷緬及推祟過去的美好時光和內涵,
口頭禪是 "Good Old Days""Good design Last forever"還有很多。
"Subtle"或者"Subtleness"是他形容一個好設計,好作品的極致修辭。

OK,重點是,他不只一次告訴我要多放心思在讀書的事情上,
像現在這樣的工作將來有很多機會,沒有甚麼了不起的。
他沒有打動我。


Superia_Feb_003
Superia X-Tra400 // Leica CL

可是,那天和師兄姐圍著小木桌在居酒屋喝著摻了水的清酒半醉不醉地交談的那幾句卻走進了我的腦海,
「年輕的時候捱點窮也是種input。」
「大學四年是最珍貴自由的時間。」
還有心裡的那一句,
「我還想玩還想試,我不甘心大學寥寥幾年花在當一名公司攝影師。」

Superia_Feb_002
Superia X-Tra400 // Leica CL

辭職的事就那樣定了,
我把離職那個月的一部分薪水,買了台Leica CL,好美。
姑且算是人生第一台的Leica,哈哈。


這台小Leica沒有想像中的好用,拍了兩卷便把它低價讓了別人,
現在想想也蠻捨不得的,因為真的好美好精緻。

Superia_Feb_007
Superia X-Tra400 // Leica CL


Portra_Mar_003
Portra 400 // Nikon Fm2

本來想放一段時間假,才慢慢找工作。
可不到一個月時間,一家小有名氣的底片相機店收留了我,我滿心期待。
(後來才知道事情複雜得多,現在那家店在各家論壇都出名得很,不好的那種。)

Portra_Mar_010
Portra 400 // Nikon Fm2

Portra_Mar_007
Portra 400 // Nikon Fm2

拜這份工作所賜,這一年對底片的知識增進了不少,
也接觸了很多不同的相機,其實也是一種小確辛。
那時候啊,感覺很自在。


Portra_Mar_016
Portra 400 // Nikon Fm2

Portra_Mar_002
Portra 400 // Canon F-1

Portra_Mar_011
Portra 400 // Canon F-1

//
說實話,自從辭別嵐舒的工作後,我已經很少在拍照。
現在在面書,或者instagram上,基本都是年初旅行拍下來的照片。

這是我把攝影影像和藝術割裂的後果。
當相機和後製越來越廉價的時候(基本上一台iPhone便可以了)
每個人都可以很容易地拍到很美很有Feel的相片。

這樣的話,我當然覺得很無趣。
於是,在沒有想法之前,索性不拍了。

偶爾會拍菲林自娛一下,然後背包長期放著GR。
攝影於我,現在像是回歸了「記錄生活」,這個沉悶又有力的理由。
//


Portra_Mar_009
Portra 400 // Canon F-1
Portra_Mar_035
Portra 400 // Canon F-1

這是在大學的第一個家,眨眼兩年,自己變半個老鬼。
最後一次這麼齊人了吧?誰想到,#文藝8乞 這個tag半年後看來,已經有點舊。

生活態度在那段時間變化很大,隨性隨意了很多,也懶了很多
有一個人向我展示了嶄新想法和眼光,影響著我,我挺喜歡這樣的變化。


Pro400H_April_010
400ProH // Makina67


Pro400H_April_005
400ProH // Makina67
//
我是特意帶這台相機拍他的,至少,這張照片對他很有意義。
作為朋友,很高興能一直見證他的努力得到回報。
//

第一次拿中幅,也因此找到了我最喜歡的底片,
富士的Pro400H,寫實,寬容度大,討喜的綠色。
可超貴。

Pro400H_April_009
400ProH // Makina67


Pro400H_April_006
400ProH // Makina67

業務用フィルム400_April_015
業務用400 // Canon F-1

新工作的薪水好低,可也足夠我每個星期去泡咖。
在那段時間裡,我把港島線走了個遍,也找到了自己最喜歡的咖啡店。
那樣的生活不充裕卻飽足。

器材之前瘋狂地買了一堆,也忽然真有一段日子沒有追求。
(啊有,油壓波頭還真是很想要的。)

業務用フィルム400_April_016
業務用400 // Canon F-1

業務用フィルム400_April_017
業務用400 // Canon F-1


業務用フィルム400_April_036
業務用400 // Canon F-1

找到最喜歡的咖啡店,卻沒有所很喜歡這裡的咖啡。
(Flat White 還有 Piccolo latte 很不錯是真的。)
四月的那天在這坐了很短的時間,卻很記得我和街上碰見的她在討論那台Canon F-1有多重,
跟她示範我有多喜歡拆那個觀景窗來玩,而她有多耐性地聽著,滿有興致地把玩那台傳說擋過子彈的相機。從那天起,生活變得好快。

Fomapan_May_001
Fomapan100 // Fujifilm Klasse

第一次拍黑白正片,沖壞了,被別人扔在一邊,我不以為然。
可那時我才開始意識到這裡的人有多不尊重攝影和沒有誠信。

Fomapan_May_002
Fomapan100 // Fujifilm Klasse

Fomapan_May_005
Fomapan100 // Fujifilm Klasse

Fomapan_May_012
Fomapan100 // Fujifilm Klasse

Rotwild_May_002
KONO Rotwild400 // Olympus OM-1

Rotwild_May_008
KONO Rotwild400 // Olympus OM-1

Rotwild_May_006
KONO Rotwild400 // Olympus OM-1

業務用フィルム400_June_001
業務用400 // Leica Minilux

從日本回來一直沒把頭髮剪短(其實那個時候已經很長了),
留到四月已經可以扎個小馬尾。
那天一個誤會,把一直留的頭髮剪短了。
哈哈,反正也留得不太好。

業務用フィルム400_June_017
業務用400 // Leica Minilux

磨蹭了一段時間,最後還是和她走在了一起,如獲新生。
這是我上傳的第一張相片,身邊的朋友還不太清楚狀況。
嗯,我身手很好,因此應該有吊在鋼線上從窗外拍她。

業務用フィルム400_June_016
業務用400 // Leica Minilux
另外,Leica 鏡頭的對比度和散景是沒話說的。

写ルンです_June_011
写ルンです


写ルンです_June_012
写ルンです

自跟她一起以後,就沒有拍別的了,主角都是她。
有些拍得不錯的也怕洗版單身狗心靈脆弱不敢上傳。(打我打我)

写ルンです_June_022
写ルンです


ColorImplosion_July_003
Color Implosion // QL17III


ColorImplosion_July_008
Color Implosion // QL17III

那段時間在讀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因此我們之間多了一個IGtag #真是傷腦筋啊。
我經常跟她說《海邊的卡夫卡》裡的故事發展,她居然也有耐心的聽。
這本書中,村上春村很愛拋書包,甚麼葉慈啊,盧梭啊,我也因此抄了不少在筆記本裡。

「我們的責任從想像力開始。」
這句來自愛爾蘭詩人葉慈的說話我覺得很酷一直想拿來做caption,
可到現在還沒能明白他的意思便因而作罷。

ColorImplosion_July_014
Color Implosion // QL17III

ColorImplosion_July_020
Color Implosion // QL17III


業務用フィルム100_July_002
業務用200 // QL17III


這一年,走過的山不多,卻都印象深刻,
去過鳳凰山兩次,一次是年初時的寒流中登山,另一次就是在大霧中獨自夜行。
每次都在山裡為心裡的答案尋得了一點勇氣,這樣的習慣不賴。

業務用フィルム100_July_011
業務用200 // QL17III
和朋友即興去獅子山,其後一晚又抓了他去自殺崖,那是很災難性的下山過程。

Colorimplosion_Aug_005
Color Implosion // Leica M4


Colorimplosion_Aug_003
Color Implosion // Leica M4


KONO400T_Aug_001
KONO 400T // Nikon Fm2 // Petzval 85

KONO400T_Aug_002
KONO 400T // Nikon Fm2 // Petzval 85

暑假的尾聲,忽然忙了起來,幫忙同學的拍攝比賽,又參加了迎新營。
生活開始又變得很不一樣,那是忽然發現自己快畢業的節奏。
比較傷感的是一班師兄姐的畢業展,才剛認識他們就要走了。

KONO400T_Aug_006
KONO 400T // Nikon Fm2 // Petzval 85

KONO400T_Aug_008
KONO 400T // Nikon Fm2 // Petzval 85

写ルンです_Aug_001
写ルンです


很多事情開始變得沒有像我期許的那樣,迷惑啊,無力感啊通通襲來。
陳先生的藍調一直都這樣的所以沒大太關係,還是嘗試讓每一件事變得有趣。

写ルンです_Aug_003
写ルンです

写ルンです_Aug_019
写ルンです

KodakGold200_Sep_016
Kodak Gold 200 // QL17III

KodakGold200_Sep_022
Kodak Gold 200 // QL17III

每週三的攝影課也沒有的期望的有趣,卻也是那天起床上課的動力,
算是補足了知識與知識間的縫隙。不過黑房確是一個新世界,看著顯影的過程真的很感動。
這一年也確實有在學業上用功,可惜科目太多,未能鑽研多一點。

KodakGold200_Sep_023
Kodak Gold 200 // QL17III

HP5_Oct_008
HP5 // Nikon Fm

HP5_Oct_001
HP5 // Nikon Fm

拍底片有大半年時間了,命中率越來越高,也已經可以不靠測光錶簡單估算曝光了,
這也是後半年攝影上的小進步吧。也學會了自己沖黑白底片,感覺真的好爽。
也想學著藝術老師掂起食指和拇指滿足地講句 "Subtle~"


HP5_Oct_009
HP5 // Nikon Fm

HP5_Oct_007
HP5 // Nikon Fm

HP5_Oct_005
HP5 // Nikon Fm

Pro400H_Oct_007
Pro400H // Rolleiflex 2.8E

那天生日,安安靜靜的和她過,二十一歲,不好也不壞。
好記得好記得好記得那天晚上收到組仔女的祝賀,打開是一條讓人淚崩的短片。
#百感交集


Pro400H_Oct_010
Pro400H // Rolleiflex 2.8E

00020018-1
HP5 // Nikon Fm


00020004-1
HP5 // Nikon Fm

00010020
Retro400S // Fm2


00010004
Retro400S // Fm2

00010034
Retro400S // Fm2

到最後一卷大概就是十一月的時候了,兩卷黑白照都是自己沖曬,又學會了放相,
放了兩張自己滿意的作品,一張當功課交了,一張在半週年的時候送了她。

//
喜歡 需要 適合
中間是無可想像的跨度。
哦,對了還有 — 捨得。
//

這是15年的十一月寫過的話,一年後發現,
喜歡,需要,適合,原來不是三步曲,
它們隨時間變換又互為影響,
生活不太可能像剔格仔一樣容易,
最後需要的卻還是那句「捨得」。

00010002
Retro400S // Fm2

自此之後就是死亡十一月,也沒有再拍甚麼特別的,
也在對的時候辭別了那家底片店,重新上路。

頭髮也重新開始留長,到年尾已經可以扎起來了,呵呵。


2016的一切就像浮光掠影,OK人生的一切就是浮光掠影
這樣20來卷的底片選幾張伴著文字寫出來竟就過完一年,平凡嘛也感覺做了不少事。
好喇我真的忍受不住自己在說這些廢話,事實不是廢話也不知道能怎麼寫,生活總結就那麼一回事,就那麼幾個形容詞。
新一年希望接到的攝影案子越來越多,出國的我會收很便宜很便宜的(其實也不太可能) :0)


好吧,認真期許一下,其實和去年一樣:

把握喜歡的人,做自己喜歡的事,把自己打理得得好好的。
能放棄些無謂的追求,別人的眼光,做出自己滿意的作品。




費時又嬌情的都堅持要寫回顧,像是一份功課,就是不想被日子磨掉對生活的熱情。
努力回想,梳理,審視,敍述開來就能發現忽略了的細節,回顧一年然後對自己說:「不賴嘛。」




#繼續自打嘴巴
OK,沒甚麼非說不可的事下年應該不會再寫回顧了,
始終像自傳這一類帶自戀性質的東西要不就是年少輕狂,要不就是曾經滄海。
這讓二十二歲的我顯得尷尬。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